菩提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15|回复: 1

从三脚驴弄蹄到看话头的杨歧禅风

[复制链接]

64

主题

178

帖子

452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452
发表于 2017-4-8 20:42:3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杨歧派是是禅宗五家临济下面的一个支派。由于此派的创始人方会在袁州杨歧山(今江西省萍乡县北)举扬一宗家风,后世就称其为杨歧派。
  
  袁州杨歧方会禅师(992—1046年),袁州宜春人,姓冷氏,是临济下第八世。二十岁时,到筠州(今江西省高安县)九峰山投师剃发出家。阅读经典,心融神会,又能折节参学。慈明住南原时,师依住参。及明迁石霜,师亦随往,并自请总院事。依之虽久,然未有省发。每次谘参,明辄曰:“库司事繁,且去。”他日又问。明曰:“监寺异时儿孙遍天下在,何用忙为?”一日,明适出,值雨作。师侦之小径,既见,遂扭住曰:“这老汉今日须与我说。不说打你去。”明曰;:“监寺知是般事便休。”语未卒,师大悟,即拜于泥途。问曰:”狭路相逢时如何?”明曰:“你且躲避,我要去那里去。”师归,来日具威仪,诣方丈礼谢。明呵曰:“未在。”
  
  慈明饭后经常游山经行,禅学者想问道,多失所在,师窥其出未远,即打鼓集众,明遽还,怒曰:
  
  “作什么?”师曰:”晚参。”明遂示众,丛林因号
  
  ”晚参。”
  
  一日,明上堂,师出问:“幽鸟语喃喃,辞云入乱峰时如何?”明曰:”我行荒草里,汝又入深村。”师曰:“官不容针,更借一问。”明便喝。师曰:“好喝。”明又喝,师亦喝。明连喝两喝,师礼拜。明曰:“此事是个人方能担荷。”师拂袖便行。一日慈明问师:“马祖见让师便悟去,且道迷却在什么处?”师曰:“要悟即易,要迷即难。”
  
  问来僧曰:“云深路僻,高驾何来?”曰:
  
  ”天无四壁。”师曰:“踏破多少草鞋?”僧便喝。师曰:”一喝两喝后,作么生?”曰;“看这老和尚着忙。”师曰:“拄杖不在,且坐吃茶。”
  
  示众云:“身心清净,诸境清净。诸境清净,身心清净。还知杨歧老也落处么?河里失钱河里鹿摝”
  
  方会回归九峰山,有如下记载:
  
  后道俗迎居杨歧,次迁云盖。受请日,拈法衣示众日:“会么?若也不会,今日无端走入水枯牛队里也,还知么?筠阳九岫,萍实杨歧。”遂升座。时有僧出,师日:“渔翁末掷钓,跃鳞冲浪来。”僧便喝、师日:“不信道。”僧柑掌归众,师日:“消得龙王多少风、”问:“师喝谁家曲,宗风嗣阿谁?”师日:“有马骑马,无马步行。”日:“少年长老,足有机筹。”师曰:“念汝年老,放汝三十棒,”问:“如何是佛?”师日:“三脚驴子弄蹄行。”日:“莫只这便是么?”师日:“湖南长老。”乃曰:“更有问话者么?试出来相见。杨歧今日性命在汝诸人手里,一任横拖倒拽。为什么如此?大丈夫儿,须是当众抉择,莫背地里似水里按葫芦相似。当众引验,莫便面赤……。”九峰勤和尚把住云:“今日喜得个同参。”师日:“什么是同参的事?”勤日:“九峰牵犁,杨歧拽把。”师日:“正怎么时,杨歧在前?九峰在前?”勤拟议,师拓开曰:“将谓同参,原来不是。”(《五灯会元·卷十九》)
  
 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64

主题

178

帖子

452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45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4-8 20:42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 九峰悟禅师也是一方高僧,却败在方会手下,于是杨歧方会名声大振,“三脚驴”也就名扬天下,成了杨歧方会禅师的代名词。
  
  当然,杨歧禅在当时还不能与黄龙禅并论。黄龙慧南禅师弟子数十人,遍布长江黄河各大都市和名山丛林,并得到了一大批着名士大夫的拥护,而杨歧方会孤处江西,弟子仅数人,场面也没有打开。到其再传弟子湖北五祖山法演禅师时,杨歧禅派的名声和阵容才开始显赫,并足以与黄龙和云门两大家抗衡。
  
  杨歧方会禅师的嫡传弟子白云守端,禅风清丽,格调高迈,可惜天不假寿,仅四十余岁便归西了。五祖法演虽然年纪与白云差不多,但的确是在白云那里“开眼”得法的。五祖法演活了八十余岁,传法估计长达三十年,手下出了圆悟克勤、太平慧勤和龙门清远三大弟子,当时称为“三佛”,所以这三大弟子又称为佛果克勤、佛鉴慧勤和佛眼清远。在这“三佛”,特别是在佛果克勤之时,杨歧禅派就压倒和取代了黄龙和云门两家,南宋以来,除曹洞宗一脉尚存外,中国的禅宗,至今八百年来几乎是杨歧禅派的舞台,汉地的佛教,也几乎全是杨歧禅派的舞台。
  
  佛果克勤是四川彭州人,青年出家,遍参诸方尊宿,“金指为法器”。连黄龙慧南的首座弟子晦堂禅师都称赞他说:“他日临济一派属子矣。”他在五祖法演参学那段公案很有意思,他早就名声在外,但法演并不“印可”他,他愤然一度离去,后来寻思不对,又回到法演身边。有一次法演与一位士大夫论禅,说:“先生少年时读过那些艳情诗口马?如‘频呼小玉原无事,只要檀郎认得声。,”那位先生连声“诺诺”,法演说:“在这里要小心仔细啊!”这时克勤问:“既然认得声,为什么还不是呢?”法演说:“如何是祖师西来意?庭前柏树子!克勤忽然“有省”。当他退出丈室,看见一只公鸡在栏杆上,”鼓翅而鸣”。心想:“此岂不是声。”于是“袖香入室,通所得”并呈偈一首:
  
  金鸭香销锦绣帏,笙歌丛里醉扶归。
  
  少年一段风流事,只许佳人独自知。
  
  这一下,五祖法演高兴极了,特别发出文告,遍告诸方说:“我侍者参得禅了。”这下,佛果克勤的名声就真的扎实了。黄庭坚对法演也极为推重,在为法演的画像上曾提了一首诗,最后两句是:“谁言川苴,具相三十二。”二十二相是对释迦牟尼佛“相好庄严”的赞美,五祖法演能得到黄庭坚如此的推崇是当之无愧的。在他的时代,文字禅盛行,云门、黄龙两大家虽盛行一时,但如同春季之花,经不起秋霜冬雪的。;五祖法演的禅风,却如松柏那样根深干壮枝叶茂盛。他最初在白云守端那儿时,看见一些从庐山来的禅僧,他们都是黄龙派的高手。白云对法演说这几位禅僧“皆有悟处,教伊说,亦说得有来由,举因缘问伊亦明得,教伊下语亦下得。只是未在。”法演心想:“既悟了。又说得,又明得,为什么还没有对呢?”于是奋力苦参“因兹出了一身白汗,便明得下载清风。”所以到了法演开法时,他对人要求极严,不是真参实悟,决不印可。在参禅的方法上,他特别提倡“参公案”,在因循已久的机锋棒喝等方法上注入了新的活力。如“频呼小玉”公案、“无”字公案、“德山不答话”公案、“末后句”公案和“有句无句”公案等。法演禅师的这些手段,如一阵阵清风,驱散了禅宗内多年因循的积习,使人大有清新之感。法演对其得法弟子,从不放过细节而严加锤炼,如着名的“三佛夜话”公案:
  
  三佛侍师(法演)于一亭上夜话,及归,灯已灭。师于暗中日:“各人下一转语,”佛鉴曰:“彩凤舞丹霄:”佛眼日:“铁蛇横古路。”佛果曰:“看脚下;”师日:“灭吾宗者,乃克勤尔。”(《五灯会元·卷十九》)
  
  三佛的“转语”,都高远别致,分别体现了各人的特点,而以佛果克勤的最为踏实凝重。“看脚下”,在黑漆漆的人生道路上,脚下若不安稳。眼睛若不明白,其理想、抱负和能力都会无济子事。五祖法演深知禅宗的时弊,也深知在禅林内“竞争”之激烈,要把清纯高明实在的禅法流传千秋、绝非易事。”灭吾宗者,乃克勤尔”,这是对他无上的赞誉。克勤的确不负重托,在克勤的时代,门下有如”谋士如云,猛士如雨”的浩大局面,如大慧宗呆、虎丘绍隆、灵隐慧远、育王端裕、大伪法泰、华藏安民、华严祖觉等“善知识”百令人。在宋室南迁之后,这批禅匠广播海内,并传法日本,使临济杨歧禅派达到了“一统天下”的鼎盛局面。在这一时期,是禅宗从机锋棒喝转变为文字禅、公案禅话头禅的时期。唐末五代时的禅风,多从当下“接机”为主,禅师们”上堂”的“法语”并不多见。如沩仰、临济、德山、赵州、洞山、雪峰、云门、法眼等大师的“语录”多如云门的也仅三卷。《古尊宿语录》所收集的诸家语录、最多的是佛眼清远,有九卷之多。而佛果克勤,在《大藏经》收录的,仅”语录”就达二十卷,还有其着名的《碧岩录》十卷,《心要》书信录三卷等,着作量和影响之大,在禅宗内是少见的。其弟子大慧宗杲更有”语录”包括书信三十卷,还有《宗门武库》《正门眼藏》等着述多卷。
  
  什么是“话头禅”呢?就是要你去”参”一个公案,并专心致志,持之以恒,这样“日久月深,打咸一片,忽然心花怒放,悟佛祖之机。”这样的方法,当然比流行已久的机锋棒喝踏实稳当,更适合于一般的人。俗话说:“只要功夫深,铁棒磨咸针。”这样下功夫,虽有损“顿悟”之嫌,但都避免了机锋棒喝使一些人落入“狂禅”的弊病。对参话头用功的方法,黄龙禅派的晦堂祖心禅师有个极好的譬喻:
  
  师(晦堂)问善请曰:“风幡话,子作么生会?”清日:“迥无入处,乞师方便。”师日:“子见猫儿捕鼠乎?目晴不瞬,四足据地,诸根顺向,昔尾一致,拟无不中。子诚能如是,心无异缘,六根自净,默然而究,万无一失也。”请如教,岁余豁然。(《五灯会元·卷十七》)
  
  猫捉老鼠真是一心一意守在那儿,眼耳鼻心四肢头尾全都在那个尚不见踪迹的老鼠身上,以这种状态捕鼠,老鼠只要一露踪迹就难以逃遁。以这种精神参禅,那明心见性也就不至于无着。当然,参话头还有具体的一些方法,如大慧宗呆所说:
  
  看(话头时)不用博量,不用注解,不用要得分晓,不用向开口处承当,不用向举起处作道理,不用堕在空寂里,不用将心等悟,不用向宗师作略处领略,不用掉在无事匣子里。
  
  你看,好严格细致,能够这样,自然不会走火入魔。大慧宗杲继续说:
  
  但行住坐卧,时时提撕,狗子还有佛性也无?无!提撕得熟,口议心思不得,方寸里七上八下,如咬生铁橛。没滋味时,切莫退志,得如此时,却是个好消息。(《大意宗呆禅师语录》)
  
  经过从五祖法演到大慧宗呆禅师等两三代禅宗大师的提倡,话头禅在宋元以来逐渐在丛林的参悟中成了定规,没有参过话头来的,是没有资格接受棒喝的,能下转语也无济于事。于是“狗子还有佛性也无?”“念佛的是谁?”“牛过窗牖,头身俱过,为什么尾巴过不了?”之类的话头,就大量充塞子丛林之中。
  
  杨歧的根本思想,是临济正宗,重在一切现成。所以《续传灯录夕说他接化学人,提纲振领和云门文偃相类似;又说他勘验学者的机锋类似南院慧颐,他兼具临济、云门两家的风格。当时称他兼百丈怀海、黄檗希运之长,双得马祖的大机大用,谓其宗如龙。洪觉范赞曰:故其子孙皆光明照人,克旺其家,盖碧落碑无赝也。”
  
  庆历六年(1016年)移住潭州云盖山海慧寺。皇佑改元(1049年)示寂,塔于云盖,有《杨歧方会和尚语录》、《杨歧方会和尚后录》各一卷。嗣法弟子有十二人,以白云守端、保宁仁勇为上首。
  
  杨歧派后期恢复了临济旧称,所以临济后期的历史,也就是杨歧派的历史。此派禅法,在宋元两代传八日本,创行别派,在日本镰仓时代禅宗二十四派中,有二十派皆出于杨歧法系。(作者:观性)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  

GMT+8, 2017-4-25 04:55 , Processed in 0.600121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